pt老虎机平台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医美文章
平时你都去哪儿看病?惠州半数就诊选民营机构
发布时间:2019-10-12

平时你都去哪看病?市卫生计生局统计数据表明,2014年,非公立医疗机构总诊疗次数1918万次,占全市总服务量的49%。

此前的网络调查也显示,有相当一部分市民,在寻医问诊时不会盲目选择大医院,而是到就近或熟悉的民营医疗机构就诊。这一方面减轻了公立大医院的压力,另一方面也让针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管理有了更为切实的紧迫性。 

现状

非公立医疗机构总诊疗次数1918万次

“前些年一些与莆田系有关的非法医疗诊所在惠州造成恶劣影响,给市民健康带来危害,也破坏了合法运营的民营医疗机构声誉。”市卫生计生局局长许岸高坦承,惠州在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监管上曾出现疏漏,但他强调,通过连续数年开展打击非法行医的“春雷”行动,这种行为已经得到有效遏制,目前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正处在有序规范的道路上。

市卫生计生局提供的几组数字可以说明民营医疗机构在惠州医疗行业的影响和特点。

在全省来看,惠州的民营医疗机构数量不少,但规模和质量仍有相当的发展空间。截至2014年底,惠州共有民营医疗机构913间,占全市医疗机构的34.45%,其中具有一定规模的民营医院38间,在全省排第五,惠阳三和医院、中信惠州医院的综合服务能力分列全省非政府办医院(民营)的第14和16位。

床位数往往是医疗机构规模的直接体现。惠州民营医疗机构床位为2880张,占全市医疗机构的14.3%,这一方面显示了其发展规模普遍有限的现状,另一方面也是个体诊所在数量上占据民营医疗机构主要类别的反映。

将近一半的网友在接受网调时表示,有特色的专业医院应该是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方向,事实上,惠州的情况也很符合这一预期。惠州的民营医疗机构有牙椅数938张,占全市医疗机构的91.78%,“这说明在口腔医疗中,已经形成了民营为主的格局。”在8月7日的市人大“代表统一活动日”上,许岸高如此评价。此外,民营医疗机构中有中医诊所282间,占全市诊所的38.63%。

2014年,非公立医疗机构总诊疗次数1918万次,占全市总服务量的49%。值得说明的是,这里的总服务量包括门诊量和住院量,而民营医疗机构的病床数远远少于公立医院,据此基本可以推断,仅门诊量来看,非公立医疗机构承担的诊疗数量很可能超过半数。

监管

推行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记分制度

许岸高表示,一些民营医疗机构确实存在违法违规执业的问题。目前,惠州针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监管,实行日常巡查与专项执法相结合,每年日常监督巡查不少于4次。去年,市卫生计生部门查处了民营医疗机构、计划生育技术服务机构违法违规行为120件,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机构有3间。

为了加强监管,惠州还在全市设立卫生监督协管站325间,聘用卫生监督协管员515名,配备协管信息员274名。

除了违法行医、非法出租《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之外,民营医疗机构在抗生素的使用上也令人担心。记者以肠胃不适的名义在社区服务站、个体诊所以及市区公立医院走访,发现民营医疗机构所开的药方中大多包含抗生素药物,而公立医院的医生明显要慎重得多,在没有进行化验的情况下,都反对贸然进行抗生素治疗。为有效治理民营医疗机构抗菌药物过量使用,以及医疗欺诈等问题,惠州将探索成立医学专家技术委员会,由各专业医学专家组成专家组,参与监督检查,以及涉及医疗纠纷的投诉案件调查,为监督执法提供专业判断的依据。

与此同时,惠州还将进一步推行医疗机构信息公示制度和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记分管理制度,对检查发现的违法违规执业行为,除依法处罚外,还进行不良执业记分,累计记分达到一定分值,就将责令停业整顿。

市卫生计生局去年曾对外公布了2014年度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记分情况。其中15家为诊所,3家为医院,在所有被扣分的医疗机构中仅有1家公立医疗机构。

在被记分公布的行为中使用非本医疗机构的医师从事诊疗活动和使用非本医疗机构的护士独立从事护理活动出现频率最高,这两种行为合计出现6次。市中西医结合学会水口诊所以及市龙达网络服务有限公司协佳诊所分别有两项违规被计分因而两次上榜。

破题

诸多问题待解,正拟定医疗机构设置规划

为了对民营机构的规模、功能定位、发展方向进行明确,促进民营医疗机构健康发展,惠州正在制订《2016年―2020年医疗机构设置规划》,这是记者日前从市卫生计生局获悉的情况。

今年3月,国务院发布了《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针对国内医疗卫生资源总量不足、质量不高、结构与布局不合理、服务体系碎片化等问题,强调了优化医疗卫生资源配置的重要性。对于社会办医院,其给出的定位主要有三个:可以提供基本医疗服务,与公立医院形成有序竞争;可以提供高端服务,满足非基本需求;可以提供康复、老年护理等紧缺服务,对公立医院形成补充。

对于惠州来说,社区服务站和个体诊所提供的主要是基本医疗服务,部分口腔、眼科医院相对侧重于提供更加专业的高端医疗服务,中信惠州医院则在长远规划中瞄准康复、老年护理,并期望将其与养老地产相结合。

然而,在基本可以找到对应机构的同时,包括民营医疗机构在内的惠州医疗,也存在诸多问题和短板。许岸高举例说,惠州现行的医疗废物填埋不能完全杜绝安全风险,科学的诊疗水平考核体系尚待建立,针对医疗欺诈等问题缺乏法律支持,打击医疗广告等乱象手段有限,很多所谓“祖传秘方”在民间有市场但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等等。

对此,市人大代表李余红表示,理解医疗广告查处难的处境,但希望针对市面上打着“养生”名义吸引老年人的保健品加强检查。此外,民营医疗机构有天生的趋利性,就可能出现“小病大治,无病也治”的情况,一旦接到举报就应该严肃查处,特别是民营医疗机构的入行门槛较低,即使有着数十年的医疗经验,但缺乏现代医疗知识的专业学习,制约了医生诊疗水平的进一步提高。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